马斯克要亲自出庭作证,如果这官司败了,他要自掏腰包赔20亿

腾讯科技/07/12 00:46:15/ 分类:头条/阅读:
如果败诉,他可能不得不自己掏腰包向原告支付超过20亿美元的赔偿。 ...

7月11日消息,美国当地时间下周一,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将就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斥资26亿美元收购太阳能公司SolarCity出庭作证。如果败诉,他可能不得不自己掏腰包向原告支付超过20亿美元的赔偿。

马斯克将成为庭审中首位为在特斯拉收购SolarCity案中所扮演角色辩护的证人。此前,股东起诉马斯克和特斯拉董事会成员,指控2016年开始的这笔交易相当于为SolarCity纾困。他们还声称,这不公平地让马斯克家族致富。马斯克家族是SolarCity的最大股东之一,他们当时未能披露所有相关细节,违反了自己的受托责任。但马斯克坚称,他“完全回避”了有关这笔交易的谈判。

2020年,诉讼中点名的董事会成员与特斯拉股东达成了6000万美元的和解,但没有承认存在不当行为。马斯克是世界上第二富有的人,他这起诉讼庭审的唯一被告。此案将不会由陪审团做出裁决,而是由特拉华州衡平法院的法官、副院长约瑟夫·斯莱茨三世(Joseph Slights III)决定。

在SolarCity诉讼案中,法官将不得不决定马斯克在处理SolarCity收购案时,是否是一名符合“完全公平”标准的控股股东。换句话说,马斯克的行为是否符合特斯拉股东的最佳利益?马斯克是否告诉了股东他们应该知道的所有信息?这种诉讼被称为股东派生诉讼,是由投资者代表公司提起的,而不是个人或基金本身。如果原告胜诉,收益可能会流向特斯拉,而不是提起诉讼的股东。

根据提交给衡平法院的一份文件,马斯克在交易时持有特斯拉22.1%的普通股,以及SolarCity 21.9%的股份。SolarCity当时处于严重亏损状态,在资本密集型的住宅太阳能市场上大量燃烧现金。预计马斯克的律师将辩称,SolarCity收购交易完全没有损害股东的利益,他们以压倒性多数投票批准了这笔收购。

毕竟,特斯拉的股价已经从2016年6月21日(当时特斯拉宣布将竞购SolarCity)时的收盘价43.92美元飙升至2021年7月9日的收盘价656.95美元,此前特斯拉按照1比5的比例对其股票进行了拆分。该公司现在也是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公司之一,并定期公布利润。

SolarCity由马斯克的堂兄林登(Lyndon)和彼得·里夫(Peter Rive)创立并运营,但得到了担任董事会主席的马斯克的全力支持。与此同时,马斯克也是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。这并不是唯一存在潜在利益冲突的地方。从2015年3月到2016年3月,马斯克的太空企业SpaceX也在SolarCity债券上投资了2.55亿美元。在收购时,特斯拉董事会的四名成员直接或间接持有SolarCity的股票。很多特斯拉董事会成员也持有SpaceX的股份,并担任其董事。

对马斯克和他的许多支持者来说,2016年收购SolarCity代表着他旗下公司的自然结合,也是特斯拉通过更广泛的产品履行环境使命的一种方式。房主将能够安装来自特斯拉的太阳能屋顶电池板,该公司同时还提供电动汽车、家庭充电站和用于储能的备用电池等产品。

特斯拉在2015年末已经成立了能源部门,并推出了名为Powerwall的家用电池和其他大型电池,供企业和电力公司使用。到2016年6月,马斯克表示,特斯拉将出价28亿美元收购SolarCity。他当时表称:“我不认为这会给特斯拉带来额外的财务风险”。但特斯拉投资者对此持怀疑态度,消息公布后股价暴跌逾10%。

2016年7月,马斯克在其著名的《总体规划第二部分》(Master Plan Part Deux)中提出了他对特斯拉作为汽车创新者和可再生能源巨头的愿景。

正如之前报道的那样,包括马斯克和SolarCity高管之间的电子邮件以及其它解封的法庭文件显示,在特斯拉寻求收购的同时,他知道SolarCity正面临一场“流动资金危机”。马斯克在当年9月致信SolarCity高管称:“要提高投资者的士气需要做三件事:SolarCity解决流动资金危机,与松下达成解决太阳能电池生产风险的投资意向书,以及联合展示产品。这些工作应该在股东投票前完成。”

2018年10月,特斯拉和SolarCity联合宣布了一款太阳能屋顶和电池组相结合的产品。在好莱坞拍摄的美剧《绝望主妇》(Desperate Housewives)中,马斯克展示了看起来就像太阳能电池板的东西,它的娇小体型和时尚足以让人将其误以为是高端屋顶材料。这一炒作事件确实帮助他扭转了投资者情绪。去年11月,该交易以85%的股东投票通过。但在交易完成后,特斯拉的SolarCity业务始终步履蹒跚。

多年来,SolarCity数次推迟其太阳能玻璃屋顶瓦的批量生产。马斯克在2016年推出的、可投入生产的原型实际上只是个非功能性设计原型。

在特斯拉安装在设施顶部的太阳能电池板发生火灾后,沃尔玛起诉了特斯拉。特斯拉能源的一名前雇员向联邦机构提交了一份举报人投诉,称特斯拉太阳能屋顶存在火灾风险。松下退出了特斯拉接管的布法罗工厂,因为特斯拉显然不会在那里生产太阳能屋顶。

虽然特斯拉太阳能屋顶还没有取得太大成功,但随着全球对可再生能源的低成本电力需求回升,该公司的储能产品正在蓬勃发展。审判预计将持续到2021年7月23日,除非原告和被告双方在审判结束前寻求达成和解。

除了涉及SolarCity的诉讼,马斯克还面临着其他法律问题。例如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在2018年起诉他欺诈,马斯克和特斯拉同意以各自支付2000万美元罚款达成和解。此前,马斯克在推特上发文称,将特斯拉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私有化,此举推动特斯拉股价飙升。作为和解条款之一,马斯克不得不暂时辞去他在特斯拉的董事长职务。

在另一起案件中,马斯克在推特上称洞穴救援专家弗农·昂斯沃斯(Vernon Unsworth)为“恋童癖者”,被控诽谤,但马斯克最终胜诉。他的律师辩称,“恋童癖者”只是激烈的言辞交锋,并不是为了陈述事实。特斯拉和马斯克还面临许多其他诉讼,其中一起是针对马斯克史无前例的CEO薪酬方案。与此同时,该公司也面临着多项联盟调查。(腾讯科技审校/金鹿)

热门文章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Copyright © 2021 火火财经 版权所有! 京ICP备19011582号-1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